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百姓与法>>审判案例

审判案例

张开明、张键雄诉王平、左雪梅、巍山县南诏镇人民政府物权保护纠纷案

来源:365bet游戏平台_365bet主页_365bet扑克作者:范建红 饶祖成浏览数:1573

张开明、张键雄诉王平、左雪梅、

巍山县南诏镇人民政府物权保护纠纷案

一、案件基本信息

(一)审理法院:巍山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巍民初字第280号

(二)案由:物权保护纠纷

(三)当事人

原告:张开明

原告:张键雄

被告:王平

被告:左雪梅

被告: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南诏镇人民政府。

二、基本案情

2009年9月,被告王平、左雪梅通过巍山县人民政府处置国有资产的招投标程序,以云南八方华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南诏镇政府签订了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取得现名为“南诏新苑”项目建设用地38.1亩的土地使用权(该地位于原告张开明户房屋的西边,整块地势为东高西低,原告户房屋东临巍山县环城东路)。2009年10月12日,被告王平、左雪梅以货币出资的方式各出资50万元,登记设立了巍山县八方华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泰公司)。项目施工工程于2010年3月19日开工,在原告户西边建盖商品房。同年4月8日,南诏镇综合市场开发领导组办公室(所盖公章为南诏镇政府)、华泰公司共同出具了《施工安全责任承诺书》,承诺内容为:“工程建设期间,因工程直接原因造成周边房屋结构受到损害等情况,经具备资质的相关机构或部门鉴定后,开发公司不推卸任何责任并承担相应的经济赔偿。”2012年9月巍山县住建局、南诏镇政府回复意见“关于周边住户房屋受损的问题,请住户自行委托有资质的房屋安全鉴定部门对自家房屋进行鉴定,提交相关报告,我们一定按照‘承诺书’执行。”2012年11月,原告以华泰公司在其住房西边挖深基坑施工,影响其住房,向大理州建筑工程司法鉴定中心申请鉴定。大理州建筑工程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大司鉴字[2012]182号《关于巍山县南诏镇综合市场曹永敬、张开明等十户房屋是否受十户住房西挖深基坑施工影响鉴定意见》载明:曹永敬等十户房屋西边挖深基坑,已造成曹永敬等十户房屋不同程度的影响;大司鉴字[2012]190号《关于巍山县南诏镇综合市场曹永敬、张开明等八户房屋受损评估意见》载明:张开明户1、房屋不均匀沉降量、房屋位移量等二项超过国家规范允许控制值。2、房屋受损级别危B级。3、房屋受损赔偿费:377.74㎡×250.00元/㎡=94435元。

2013年6月18日,巍山县住建局、南诏镇政府组织华泰公司与张开明等受损房屋住户就受损房屋进行赔偿调解未果。2013年7月9日华泰公司登记注销,注销原因为股东会决议解散。2013年9月3日原告以华泰公司的开发行为致其房屋受损、铺面价值受损。被告王平、左雪梅身为华泰公司股东在公司与其纠纷还未解决的情况下恶意注销公司;被告南诏镇人民政府违反与原告签订的合同,乱作为、擅自将文华商品物资综合市场项目改为南诏新苑项目建设,导致原告房屋受损及铺面价值降低的影响。为此,原告诉请巍山县人民法院判令被告赔偿:房屋损害经济损失174.78万;赔偿铺面经济损失88万元。

三、 ?裁判结果

巍山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经鉴定原告户房屋受损的原因是西边挖深基坑,造成房屋不同程度的影响。原告户的西边是“南诏新苑”的施工现场,原华泰公司系“南诏新苑”的开发商,在“南诏新苑”施工过程中,原华泰公司曾向原告等户承诺“工程建设期间,因工程直接原因造成周边房屋结构受到损害等情况,经具备资质的相关机构或部门鉴定后,开发公司不推卸任何责任并承担相应的经济赔偿”。故原告的房屋受损,应由原华泰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华泰公司已注销,该公司的股东为王平、左雪梅。原华泰公司在已知与原告有纠纷未解决,还向工商管理部门申请注销公司,注销公司时也未向该部门说明情况,且华泰公司注销原因为股东会决议解散,而非公司破产,应认定原公司有承担赔偿责任的能力,公司注销后,原股东享受了原公司的权利。王平、左雪梅应承担原告房屋受损的赔偿责任。

原告未提供南诏镇政府对其房屋实施侵权行为或应与被告王平、左雪梅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有效证据,原告要求被告南诏镇政府与被告王平、左雪梅承担其房屋受损的连带赔偿责任的理由不成立。其要求的商铺的损失,因原华泰公司对土地使用权的变更无权决定;同时规划的调整并非民事诉讼所审查的范围,加之原告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户商铺的实际损失,故其请求不能成立。

巍山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七),《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由被告王平、左雪梅共同赔偿原告张开明、张键雄房屋受损费人民币94435元;驳回原告张开明、张键雄要求被告巍山县南诏镇人民政府赔偿房屋损失费的诉讼请求;驳回原告张开明、张键雄要求被告王平、左雪梅、巍山县南诏镇人民政府铺面损失赔偿88万元的诉讼请求。

四、 ?评析

公司的股东在公司存续期间对公司侵权产生的责任在公司注销后,应当承当赔偿责任。本案中华泰公司注销的原因为股东会决议解散,而非公司破产。这说明华泰公司注销时公司财产在支付清算费用、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缴纳所欠税款后应至少足以清偿公司在经营期间的债务。且从华泰公司向工商机关申请注销的时间,被告王平和左雪梅身为华泰公司的股东在明知公司与原告尚有纠纷尚未解决的情况下,还向工商机关申请注销公司,注销公司时也未向该部门说明情况。其注销华泰公司的行为形式要件虽符合法律的规定,但其实质要件却存在瑕疵,其提供的清算材料不能让工商机关明确的看出其申请注销时公司的债权、债务、剩余资产等情况。

(巍山县人民法院 范建红 饶祖成 供稿)

(责任编辑:陈荣道